关于自己,关于裁员,关于技术

2/8/2024
0
年终总结

当我意识到这几年写的年终总结(姑且这样叫吧)是一些无聊的流水账时,我失去了写东西的驱动力。每一年的总结都离不开工作,有吐槽、又无奈也有喜欢,今年就不谈工作了,毕竟现在没有工作。虽然没有动力写,但我在 2023 年翻看 2016-2022 年写的总结时,却感激曾经写过,生活和我被文字记录。我也希望在很久以后回看现在时,也能有文字记录着自己。

自己

在现司的第三年,工作的第七年。七年之痒,奈何一事无成。

写代码这件事,纯属偶然。高中文理分科,因为数学对我有『莫大恶意』,于是我选择了靠『死记硬背』的文科,高考的时候也庆幸自己选了文科,因为分数线比较低,但人算不如天算,还是差了 5 分。不过机缘巧合之下被一个普通二本学校录取了,于是冒着大雨取消了预定的复读名额,背着行囊去了象牙塔。

大学时光悠闲自在,光顾着玩,不过还是被计算机这门课程吸引,在老师和各大培训机构的引导下,据说那时候是编程的黄金时代,于是自学了前端,甚至不知道前端是干什么的,就觉得可以写一个自己的 Web 网页很酷。

毕业之后,拿着当时糊出来的网页当简历,想想有趣,也不觉得害羞,在风雨中上下班,一直坚持到现在,似乎没想过放弃这条路,因为找到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实属难得。

裁员

文章还没有写完就接到了“裁神爷”。所以也顺道写写这次裁员的经历吧。

11 月 21 号上午领导找我谈话,下午 HR 找我谈赔偿相关事宜。HR 给了两个方案,一个是赔偿 N+下月公积金社保;另一个是 N+1,但没有公积金社保。其它调休、年假按照公司的流程是可以折现的。至于年终奖公司自然是不给,我也不想过多纠结,当场回复 HR 选择 N+1,并且敲定了 lastday 是 11 月 30 号。

后面就是离职手续,这点我要夸夸公司,离职流程相当丝滑,权限交接、电脑退还一气呵成。

至于情绪,经历裁员确实会很郁闷,交接的那几天也时常怀疑自己、否定自己。但情绪是会过去的,还是要往前看,我经常提醒自己技术不止一条路,我想工作和生活也是不止一种活法。想起来,年初攒的《苏东坡新传》还没有开始读,正好乘这段闲暇时间给读了,有道是『人生缘何不快乐,只因未读苏东坡』。

书中有一首词《定风波》,我特别喜欢,境遇相同让人感慨万千,却豁然开朗,摘录于此:

莫听穿林打叶声,何妨吟啸且徐行。竹杖芒鞋轻胜马,谁怕?一蓑烟雨任平生。 料峭春风吹酒醒,微冷,山头斜照却相迎。回首向来萧瑟处,归去,也无风雨也无晴。

话说回来,我是一个不做规划,没有目标的人,至于接下来该干啥,我心里也犯嘀咕。虽然嘴上说随遇而安,但这是一个无法逃避的现实问题,只能劳烦自己的大脑思考一下了。

技术

这个话题说来有点大,工作七年以后,我也把握不住。但首先我得批判一下前司的技术氛围,简言之没有技术氛围,只有卷工时氛围,以工时多为荣。我经常有一种感觉是,大家陷在大厂的光环里无法自拔,用着别人的轮子,套上自己的壳子,妥妥的披着羊皮的狼啊,可是没有人能看清,或者说不想看清。

我记得 16 年毕业用 jQuery,React 刚发展起来,Vue.js 还是 0.x 版本。现在 Vue.js 迭代到了 3.x,React 派生出了无数前端框架,Next.js、Preact、Solid.js、Remix 等等;从虚拟 DOM 又轮回到真实 DOM;Node.js、Deno、Bun 新概念层出不群。『学不过来』俨然成为前端程序员的真实写照。

我们光顾着在浪潮里逐浪前行,却没有属于自己的一叶扁舟,被一波又一波的后浪拍在沙滩上。因此我的技术观点就是技术不止一条路,但是要选择最适合自己的一条路,不光关于自己,也关于团队,关于公司。

最后,七年经验告诉我,前端程序员是一个标签,是一个局限,会使你无法了解业务,甚至无法理解一家公司。不妨跳出前端程序员这个视角,以用户、以公司的角度来审视自己,给自己另一种可能。只是,很可惜这是我未曾做到过的事情!

最后

我准备给这篇文章起另一个名字《岁月呼啸,美无倦意》,这是杨苡自传里写的一句话,出自她老人家翻译的名作《呼啸山庄》。说来也奇怪,看到这句话的时候,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,但仅仅也就是一瞬间的感觉。但似乎和内容不是特别搭,于是就随便起了一个名字,总结起来其实就是关于这几年吧,“哈哈”,愿时间不会遗忘!


商业转载请联系站长获得授权,非商业转载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,您可以自由地在任何媒体以任何形式复制和分发作品,也可以修改和创作,但是分发衍生作品时必须采用相同的许可协议。
本文采用 CC BY-NC-SA 4.0 - 非商业性使用 - 相同方式共享 4.0 国际进行许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