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苏轼新传》

12/30/2023
0
读书

《苏轼新传》这本书在年初就被我加到“想读”列表里,可一整年都没有捧起书仔细读过,一是没时间,二是懒。不过 11 月之后时间算是空出来了,因为我被裁了。

领导和我谈完之后,我就想到了这本书,也许可以找到一些慰藉。其实经历裁员难免会产生一些消极情绪,自我怀疑和挫败感,想和领导理论一番,证明自己的冲动。但是当我冷静下来,我想这并不是我的问题,再多的争吵也没有意义,不如就这样“归去”。“允许一切发生”是我今年在《无人知晓》播客里听过的,我很庆幸能有这样的心态来面对裁员。我想苏轼在遭遇的人生的种种问题之后,也许早已看懂了无常世事,所以才会写下“一蓑烟雨任平生”。

人生不快乐,只因未读苏东坡

读完这本书,我没有感觉到快乐,因为没有真正读懂苏东坡,现在的我是迷茫的,以物喜、以物悲。但我想到东坡先生用他一生经历悟道,在我 30 而立的这个年头,想要东坡先生的那种豁达与豪爽,这本身就是不匹配的一件事情。不过苏轼的词写的真是好,以前上学时背的书算是白背了。

或许将来有一天当我重读东坡传的时候,能够体会到“人生不快乐,只因未读苏东坡”的感受时,我才敢说读懂了这本书,也读懂了苏东坡。

《定风波·莫听穿林打叶声》

莫听穿林打叶声,何妨吟啸且徐行。竹杖芒鞋轻胜马,谁怕?一蓑烟雨任平生。料峭春风吹酒醒,微冷,山头斜照却相迎。回首向来萧瑟处,归去,也无风雨也无晴。

苏轼因为“乌台诗案”被贬黄州,外出突遇大雨之后写下这首词,“文字狱”给苏轼上了一课,经历了那么多的起起落落,他最终选择的反求于己,以超然物外的心态来面对宦海沉浮。那些所谓的高官宰辅用文字来中伤苏轼,自此以后苏东坡对这些中伤冷眼旁观,也许他懂得时间会知晓一切,到那时自有公论。

这也是我读完本书之后最喜欢的一首词,尤其是最后一句,也可能和我当时的心境关系很大,如果用我自己的话说出来,我会说“走了,就走了!”。

苏轼生平


商业转载请联系站长获得授权,非商业转载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,您可以自由地在任何媒体以任何形式复制和分发作品,也可以修改和创作,但是分发衍生作品时必须采用相同的许可协议。
本文采用 CC BY-NC-SA 4.0 - 非商业性使用 - 相同方式共享 4.0 国际进行许可。